如风似影

(陆花)再战紫禁之巅01

燕家小五:

我知道我没写完,我也知道我已经贴了晋江和贴吧,然而(老脸一红)我多贴一个地方应该也不是什么太大的罪过吧。。。好吧,我承认我脸皮厚,只是想怒刷一发存在感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漆黑的夜空仿佛一个巨大的布口袋,只是此时,这口袋里装的,既不是面粉,更不是白米,而是清凉刺骨的水,雨水。

大雨倾盆,这样的天气,本该没有人会出现在街上的,但就是这样的天气,却偏偏有一道黑影疾驰而过。那是一个人,一个被雨水浇透了的人,狼狈以极。但这个人,却不是一个应该狼狈的人。他的朋友此刻若是见到他,一定会很奇怪,因为他即使是逃命也从来都是从容不迫的。

这个人,叫陆小凤,四条眉毛的陆小凤。

雨水浸透了他身上灰蓝色的衣裳,也将他脸上的那四条眉毛淋得尽数湿漉漉地粘在了脸上。

他没有去理会,因为他在急着赶路,赶去一间小楼,一间有着热水,有着热饭,有着光亮,而且永远不会关门的小楼。

这样大的雨,如果能有一间屋子收留,喝上一杯热酒,洗上一个热水澡,再吃上一顿饭,自是再美好不过了。倘若做这些事的时候又恰巧有个很好的朋友陪着的话,那就更好了。

花满楼,无疑便是这样的一个好朋友。

陆小凤的轻功很好,武林之中,比他轻功更好的人,一定不会超过三个,但就是这样好的轻功,赶到小楼,也花了他不少的时间。




小楼依旧亮着灯,微弱的橘红色,很暖,很柔。明明花满楼是看不到任何光亮的,但小楼里的灯,却永远不会熄灭。正像他的大门,永远都是敞开的。不管进来的是许久未见的朋友,抑或是来寻仇的仇人,他都是乐于欢迎的。

陆小凤是从正门走进去的,因为他觉得,小楼既然开着门,跳窗户就显得太过多此一举了。陆小凤一向是一个不喜欢多此一举的人。

花满楼并不在一楼,陆小凤的视线转了转,便踏上了登楼的台阶。

他不是第一次来花满楼的小楼了,每次来的时候,花满楼不是在浇花、听日落、喝茶便是在弹琴,但今日却不是。

花满楼在读信。

一个瞎子,怎么读信?对于别的瞎子来说,这可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,但对于花满楼来讲,这件事却简直如同吃饭喝水一般地容易。

因为除了那双“闻声辨位”的耳朵之外,花满楼还有一双足够敏感的手,他的手,可以感受到花开的温度,可以触摸到夕阳的余晖,自然,也就可以摸得到纸上的墨迹。

虽是在读信,但花满楼还是轻而易举地便意识到,他的小楼来了客人。

“陆小凤?”他的头偏了偏,灯光之下,他的容颜清丽,恍如谪仙一般。




陆小凤笑了,他的这个朋友,似乎永远是这样的翩翩风度,只是让人看着,就觉得十分舒服,“花满楼,我们很久没见了。”

花满楼也笑了,道:“倘若你我上次分开的时候我便知道,再见会遇到一只落了汤的凤凰,我想,我一定会叫上司空摘星在这里等你的。”

陆小凤道:“叫那猴精来做甚?”

花满楼道:“我想,他一定很愿意见到你此刻的狼狈样子,要知道,陆小凤这样狼狈的样子可是不多见。”

陆小凤拧了拧衣角,挤出了一地的水来,花满楼却丝毫不在意,似乎从没想过,被陆小凤这么一折腾,他的小楼便要重新打扫一番。

陆小凤拧过了衣衫,故意冷着脸道:“到底是哪个说你花满楼是翩翩公子温润如玉的?我现在当真怀疑他才是瞎了的那一个。我一身湿透,饿得前胸贴后背地进来,你却既不给我倒酒,也不给我准备热水和衣衫。花满楼,你实在是不够可爱。”

花满楼道:“你若想喝酒,自己去拿便是,我这小楼里的东西都在什么地方,只怕你比我还要清楚一些。至于热水和衣衫——”




花满楼顿了顿。

陆小凤便觉得自己的耳朵都竖了起来,花满楼是个很真诚很诚恳的人,这样的人说话从来不会不尽不实。同时,花满楼又是个很聪明的人,这样的人在说一句话前一定会仔仔细细地考虑一遍开口。

不管怎么想,花满楼这样的人说话,都是不应该会有停顿的,但他确实顿住了。

所以陆小凤觉得,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。

花满楼续道:“热水和衣衫你只怕要先去我房里拿了,客房里,此刻正躺着一个死人。”

尽管陆小凤提前已经有了准备,但仍旧被这句话吓了一跳。花满楼的小楼里竟然会有个死人?这就好像告诉陆小凤说,老实和尚的床上有个女人一样。因为这都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,但现在,这件事确确实实地发生了。

花满楼不会骗人,陆小凤知道,所以他说小楼的客房里躺着一个死人,那便必定是躺着一个死人。

“死的是什么人?”陆小凤问道。

花满楼抚了抚手里的信笺,“你可知道这世上有一尾鱼?他的模样生的奇怪,脾性更是奇怪,他从不吃饭,也不吃面,走到哪里都只吃鱼——生鱼。”

“‘非鱼’赵澄?”陆小凤的话音几乎在花满楼的声音刚落下时就响了起来。




“非鱼”者,不是鱼也,这似乎是一句废话,但倘若你见过赵澄在波浪大海之中的身手,那你便不会这样说了。赵澄之所以叫“非鱼”就是因为他的身手在水里,即便是那巨鳄鲨鱼亦是拼不过他的。

“他怎么会死在这里?”陆小凤皱了眉头,那四条眉毛便一起拧了起来。

赵澄的功夫在水里最厉害,所以他当然是住在水边的,而花满楼的小楼边上,却没有水。

“他似乎是来送一封信的,只是路上雨太大了,他就进了我的小楼来避雨。”

送信?听到这句话,陆小凤的目光不由得飘向了花满楼手里的那封信。赵澄是来送信的,恰巧,花满楼的手里也有一封信。

花满楼似乎感觉到了陆小凤的视线,他将手里的信放到了陆小凤的手里。

“这封信,似乎就是送给我的。”

陆小凤把潮湿的手在衣襟上抹了抹,但却不管什么用,他把信接过来的时候,信上就荫湿了一片。但陆小凤却没有别的功夫去理会这片水泽,因为他的全部心神此刻已经被信上的内容所吸引。

那并不是一封信,而是一封请柬。邀请群雄于元宵灯会的那一日,汇聚在京都皇城之下的请柬,一张邀请各大门派观赏一场决斗的请柬。




一提起在紫禁之巅的决斗,所有人都会想起前些年的那惊天一战,“万梅山庄”庄主西门吹雪对战“白云城主”叶孤城的决战。那场决战最终以叶孤城的落败、身死为结局。而这一次,竟然又有人要在紫禁之巅决斗?

而且,这次的主角是——

陆小凤和花满楼。

花满楼和陆小凤是朋友,这是江湖上人所共知的事情。

花满楼和陆小凤是高手,这是武林中人人公认的事实。

那么花满楼和陆小凤,到底谁更厉害一些呢?这却是个难题,因为,陆小凤怎么会与花满楼动手呢?

陆小凤看着面前请柬笑开了花,他慢慢道:“花兄,我们要决斗吗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花满楼也笑,笑得云淡风轻,万事不萦于心,“既然陆兄都不知道的事情,我又怎么会知道?”

陆小凤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,他戏谑道:“那这个发出请柬的人是谁呢?他可是不怎么聪明的,连要决斗的主角都不知道自己要决斗,他却连请柬都发了出来,就不怕到时候来看决斗的群雄扑了个空,于是就要找他算账吗?”

花满楼道:“他既然敢发请柬,自然就是不怕的。”

陆小凤道:“那么看来他的武功一定很好,好到即使所有人都找他算账,他都不会害怕。你这样一说,我倒是怀疑起了西门吹雪。”




因为西门吹雪就是武功这样高强,剑法这样凌厉的一个人。但陆小凤也知道,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会是西门吹雪做的,因为西门不会是这么无聊的一个人。

花满楼道:“陆兄就没有想过吗?倘若你我当真决斗了,不就没有人会找这发帖子的人算账了?”

“花满楼会和陆小凤决斗?”陆小凤觉得自己的四条眉毛都翘了起来,因为笑容。

“你有没有看过请柬最后的地方。”

陆小凤道:“我自然看了。”

请柬最后的地方有两个排在一起的花押,一个写着“凤”一个写着“楼”。那两个花押,正是陆小凤和花满楼的笔迹。

花满楼慢慢道:“这个人既然能伪造我们两个的签名,自然也可以伪造些别的。比如,伪造出一个花满楼,再伪造出一个陆小凤。”

陆小凤道:“你这样说,我又想起了一个人。”

花满楼点了点头,他自然知道陆小凤想到了谁,因为他在看到这封请柬的时候也想到了他。若论伪造的本事,这个世上恐怕是没有人能及得上他的。

这个人,就是朱停。